首页 财主落魄,为银子嫁女,儿子大婚,花轿后跟着送葬部队

财主落魄,为银子嫁女,儿子大婚,花轿后跟着送葬部队

土梁包有个财主,财主家院子很大。娶了好几房妻子,但是人丁并不期望。只哺育有一个儿子。长得憨里憨气,舌头有点大,说话含糊不清。总感觉有块沾满辣椒的大白菜,在嘴里挪过来挪曩昔。由于这样总给人傻呵呵的感觉,…

土梁包有个财主,财主家院子很大。娶了好几房妻子,但是人丁并不期望。只哺育有一个儿子。长得憨里憨气,舌头有点大,说话含糊不清。总感觉有块沾满辣椒的大白菜,在嘴里挪过来挪曩昔。由于这样总给人傻呵呵的感觉,我们都叫他大傻子。

大傻子其实一点也不傻,人挺聪明,便是从不干正事。仗着父亲财大气粗,每天喝得烂醉如泥,肆无忌惮。

财主为大傻子娶了个家喻户晓,人人艳羡的美丽女子。美丽女子叫西凤。西凤到了财主家,不光带去了一朵花,更是带去了人气。五年生了三个孩子,一个女儿两个儿子。

就这样美好的一家子,恁是被大傻子喝酒给喝得天崩地裂,四分五裂。话得从大傻子女儿十五岁这年说起。财主早在三年前逝世了。没人管的大傻子一赌二喝三上当,很快就败光了老爹留下的产业。

大傻子卖光了祖产后,歪心思一动,目光瞄准了自己的女儿。他一夜未眠,觉得自己太鄙俗了,怎么能靠女儿的一些金钱呢?想得累了,他打了个盹,翻了一个身。也不算啥嘛,女子大了总得嫁人嘛。给她找个好人家,这是为她好。大傻子脸上露出了久别的笑脸,甜美地睡去。

大傻子把女儿嫁给了一个大头兵。不,当然不可能,是一个管理了许多大头兵的人。就在当天晚上,大傻子喝醉了,借酒发疯,拉着妻子打。起先两个儿子现已习以为常,他们母亲全身都是父亲的创作。两个儿子躲在门缝里,流着眼泪看着。只见大傻子一脚踢到母亲小肚子上,母亲炮弹一般飞了出去。趴在地上久久不能动弹。两个不到十岁的儿子叫了半响,母亲没反应。两个儿子一人拿扫帚,一人拿扁担,跑上前来跟大傻子拼命。

后来母亲西凤尽管醒了过来,可再也没爬起来,没几天就死了。两个皮开肉绽的儿子离家出走了,漂泊到外面做了乞丐。大傻子得到许多金钱,又洒脱走了好几回。

春去秋来,两年曩昔了。两个漂泊的孩子,遇见了自己的姐姐。姐姐独爱他们,自己的男人,在当地打了两年仗,然后就扔掉她走了。自己仅仅那个男人留在这儿,为了日子而找的一个高档家丁罢了。走的时分还给她欠了一个月的房租未交。当姐姐卖光一切东西交了房租后,回到自己并不想回去的家时。才知道父亲在一个月前现已冻死在了路旁边,被乡民埋在了母亲坟边。

姐姐给爸爸妈妈磕了两个头,走上了漂泊,找弟弟的路。姐姐找到两个弟弟后,用自己单薄的身躯,去干那些男人都不乐意干的体力活。她几回累得吐血,只为给两给弟弟挣回两个黑面馍馍。自己是姐姐,流血流泪掉肉也得把弟弟养大。她心里一向坚持着这个信仰。

十年后,两个弟弟长大了。其间一个要娶妻了。就在大喜的头一天,支付太多的姐姐没能比及长姐如母的待遇。她面带笑脸地与世长辞了。

两个弟弟一商议,这婚仍是得结,必定要让姐姐看见自己大婚,姐姐才会安眠。

可喜又悲戚的一幕呈现了,大喜的花轿后边,跟着一个焚琴煮鹤的棺材送葬部队。一路上人们不喜不乐。如同木偶一般完结着各项工作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www.blarneybunch.com/news/20220703/8089.html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